建和信息门户网>社会 >故事:父母把我送村里混混做媳妇,看到家中农药我心生一计

故事:父母把我送村里混混做媳妇,看到家中农药我心生一计
发布时间:2019-11-13 13:23:51   作者:匿名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木子蓝蓝

1996年夏天,洪福镇有一个商店和牌照大厅。

当孟大成提着一桶汽油出现在商店门口时,已经是中午,一天中最高的温度,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下雨了。沥青路面似乎在阳光下融化了。一群群游手好闲的人耷拉着脑袋,像路边的草一样枯萎。

吊扇在头顶悠闲地吱吱作响,一个180度旋转的旧机械风扇靠墙站着。马达的运转听起来像农田里的打谷机。吹在人体上的风也带着热量。

溅满白泥的孟大成从工地回来,路过加油站时买了一桶散装汽油。我家的门窗都关着。我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,肚子饿了。他的房子离品牌馆有半英里远。他把它放在房子前面,害怕被别人拿走。他疲倦地提着油桶。

孟大成用眼睛在四五个餐桌上搜寻。他的妻子曾洪菊坐在最里面,背对着门。他不能承认那个熟悉的人。曾洪菊的肩膀一侧略低。无论是站着还是坐着,这一点尤其明显。她后脑勺上戴着一个发髻。

"曾洪菊,回去开门."孟大成喊道。

曾洪菊没有回头。她专心地转动手中的盘子。她从大厅对面的于和拿出一个“大七”,甚至她手里的三个七都扔回到了桌子上。“祝你好运,一条龙。哈哈,这位老妇人个头很大,翻着书。”

“不要让死者感受脉搏,半天不要说话。”有些人抱怨于和打牌很慢。

于和拿出一个盘子放在下巴上,挣扎着要不要玩。最后,他拿出了另一个。一个“小七”被扔了出去,然后他喝了口茶,看起来他赢了。

曾洪菊高兴地捞起卡片:“玉洁,你中枪了,大器让你摔倒了,但你没想到会释放小七。十五胡,十二元,给钱。”

看完卡片后,他旁边的男人咂了咂嘴,看起来很遗憾:“何羽,你有很多钱。如果你不开枪,她的牌是黄色的,轮到我了。”

"曾洪菊,你聋了吗?"孟大成失去了耐心,早上被建筑工地上的钉子卡住了。此刻,他感到剧痛。

在门边打麻将的男人说:“你妻子今天运气不错。她赢得的钱比你工作的多。你应该好好照顾你的财神。”

孟大成最不喜欢那些没有在牌照大厅工作也没有回应的男人和女人。

曾洪菊站起来解释道:“我的男人还没吃饭。我做饭后会到会场来。”

她拉开凳子,从腰间的腰带环上取下钥匙,准备离开。

于和用一只又粗又胖的手拦住了她:“你甚至没有问我们三个人为什么要在赢了钱后跑?”

“你和你的人勾结了。我损失了一百美元左右。如果我想结束它,我会吐出我赢的钱。”于和拉着曾洪菊说:“快坐下。你的男人手脚并用。你想做什么样的食物?让大老粗买一份盒饭,每个人都会继续玩下去。”

另外两个人表现得漠不关心。一个男人点燃一支烟,对于和开玩笑说,“如果你明天卖更多的杀虫剂,你将是最富有的人,每天都输不起。”

“呸,我输不起,我希望你能赢。”于和合上牌,把它们塞到曾洪菊手里。"快速洗牌,时间是宝贵的."

孟大成看着曾洪菊被压回去,即将熄灭的火焰再次点燃。这个女人变得越来越不讲道理了。他每天半努力地做牛和马,甚至不能按时吃热饭。

“曾洪菊,你死了吗?先别给我钥匙。”孟大成吼了一声,灰色se se上的衣服掉了下来。

于和抓住曾洪菊的裤子,僵硬地把钥匙拉了下来,扔了出去。“你在叫我屁,你在叫我好运。你能安静点吗?”

"曾洪菊,我会再打电话给你,我不能回去吗?"

门口嚼槟榔的男人笑着说:“大成,你想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你妻子绑在裤子上。你有能力在这里倒汽油。它又干又干。你甚至不需要打火机。”

孟大成举起桶底,开始冲进去,把汽油扔在曾洪菊的桌子上。

喊爹骂娘,四散惊慌,有人的打火机掉在地上,清脆的“砰”的一声炸响后看见一团燃烧的火球,牌子馆的老板娘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大桶尿,照着人劈头盖脸地倒了下去。

孟伟和弟弟蒙帅放学回来,完成了作业,煮了土豆和丝瓜,他周围的灯都灭了。他也没有看到他的父母回来。

蒙帅按下桌子的边缘,伸手去拿中间的土豆丝。“姐姐,我饿了。”

听到远处有一只狗在叫,孟伟仰着脖子看着门。他回到房间,用铲子在锅中央划了一个十字。他为弟弟盛了一块,看着蒙帅喜欢托着下巴吃饭。

“姐,你也吃吧”

“我还不饿。我会等我父母。”

孟伟烧了洗澡水,带来了干净的换洗衣服。蒙帅仰着脖子靠在凳子上睡着了。

孟伟把浴缸拖到房间里,把蒙帅抱在中间。蒙帅惊醒了,他的手恐惧地颤抖着,从左到右眯起他困倦的眼睛。孟伟被他逗乐了,挠了挠自己的脚。这两个人愉快地开始了一场水战。

我弟弟睡在床上。孟伟急忙抓起几口米饭。

迷迷糊糊中,孟伟听到公鸡叫了起来。他跑到隔壁房间,却发现他的父母整晚都没有回来。

这以前从未发生过,孟伟猜测是否发生了什么事。

下午,我沿着乡间小路回家。学校正在开展文明礼貌的活动。学生们将为少先队员向过往车辆致敬。学校选择孟伟作为监督小组的组长。

当第四辆车经过时,一群十几个人做了标准的少先队仪式,只有黄炳兵没有动。

“我盯着你看了三四次,你为什么不敬礼?”孟伟问道。

黄冰冰用白眼盯着她。

“那我只能写下我的名字并交给老师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"他的名字叫黄冰冰."

“好的,黄冰冰,我知道了。”

黄炳兵去拉孟伟的笔记本,这本书只由学校发行,封面上印着一个很大的“奖项”。

“你放手,笔记本被撕成碎片。我会告诉校长的!”

“拉坏拉坏,你好吗?我妈妈说,你将成为孟晓的儿媳妇。”黄冰冰转向孩子们,故意炫耀道:“你知道做媳妇是什么吗?我只是想帮助人们洗他们臭烘烘的脚,温暖他们的被褥。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黄冰冰张开嘴笑道。他能看见喉咙里的小舌头。孟伟用尽全力抓住笔记本,气得脸都红了。“你是个坏蛋。你姐姐,你姐姐和你的家人要娶孟晓为妻。”

“鸿福的每个人都知道。”黄炳兵向超速行驶的车辆做鬼脸。

蒙帅看到他妹妹被欺负。他推了推又小又瘦的黄冰冰。黄冰冰只向前蹒跚了半步。他立即把蒙帅撞倒在地。“那男孩投降了吗?有你姐姐和哥哥在一起,我会为你收拾干净的。”

孟伟用自己的力量去推动。蒙帅的头被压在石头上,痛得哭了起来。黄冰冰不是有意放手的。孟伟咬了一口他的胳膊。松开手后,孟伟带着蒙帅拼命跑回家。

当我到家时,我没有见到我的父母,但我知道他们今天回来了。桌子上的盘子被清理干净,一把菠菜和一块米豆腐被放在壁炉旁边。

孟伟用湿毛巾给蒙帅洗脸。孟伟看到自己英制盘子的头后面有血,一边吹一边拿红花油给他抹:“你得快点长大,多吃点东西,这样你才不会被同学欺负。”

“我不怕我妹妹。”蒙帅眼珠子一转,“姐,他说的是真的吗?你真的想成为孟晓的妻子吗?”

“他在放屁。我妹妹要去上大学。她会带你离开洪福镇。我们不会留在这个可怕的地方生活。”

“嗯,我不会和我姐姐分开的。”

今年,孟伟12岁,蒙帅7岁,他们称之为孟晓16岁。

于和受伤,她的脸和上半身轻微烧伤。那时,她被凳子绊倒了,太胖,行动迟缓。一个爆裂的打火机点燃了汽油。

这位心急的老板娘想起了老人传下来的经历,她的尿液浸透了烧烫伤的部位,可以立竿见影。图书馆后面的山坡上放了一个小便斗已经很久了。

老板娘毫不犹豫地从于和头上倒了一大桶尿,淋浴。

于和只穿了一件尼龙衣服,它变成黑色胶水粘在皮肤上。炎热的天气里气温很高。当人们被送到医院时,医生闻到气味时摇摇头,喊道,“无知和没受过教育是可怕的。”

护士长拿着消毒剂和镊子一件一件地撕掉衣服,说道:“你为什么不直接把人扔进粪池呢?所有这些愚蠢的事情都已经做了。”

于和的伤口感染严重,几乎进入重症监护室。

于和的晓曼·振华是一个农贸市场的管理员,实际上他是一个混血儿。据说他家的几个亲戚在警察局工作。在集市日,他要求卖东西的普通人收取摊位费,多年来每件50美分。每个月,他们都会定期向政府交一笔钱,其中大部分都流入自己的腰包。

“说吧,是赔钱还是赔命?”肖振华在医院的走廊里翘着二郎腿,淡淡的空气似乎在谈生意。他在市场上遇到一个固执的老人,向他要了50美分。如果对方不给他50美分,如果他背叛了他,他会要一块,如果他不再给他,他会打开摊位。他离开后,许多人戳了戳他的脊柱,称他为“收藏家”

在当地诅咒的方言中,“收藏家”是一个短命的鬼魂,不会活很久。

孟大成站在离肖振华四步远的地方。曾洪菊跪在地上,头在捣蒜。“肖老板,我大成不是故意的。这纯粹是一场意外。你有很多成年人。我的家人会慢慢还给你治疗费用。”

“我老婆被毁了,原来她胖得像头猪,现在,变成了一只热破皮猪,怎么出去见人?我妻子没有强迫你打牌。她对你下手很重。你应该理解故意造成严重伤害的罪行,看看法律将如何判决。”

“有这么多人在看,他倒汽油只是为了吓唬我,不是故意的。打火机从桌子上掉了下来,爆炸了。”

“谁敢向你作证?那他就是不想在这片土地上混在一起。”

孟大成不是否认这一点的人。这是他的错。他沉默不语,因为这家人真的没钱。这所房子刚刚在春天翻修过。家里的四个人在兼职工作中吃饭。他不得不不时买药,给家里的老人送些肉。

半天,他看着肖振华拿了几叠票,换成了一叠白纸。

“肖老板,我家现在真的付不起钱。我会写一份书面文件,每月还给你一些。”曾洪菊痛苦地恳求道。

肖振华拿起香烟,慢慢地吸了起来。“并不是没有出路。要么你们两个公公婆婆给自己倒汽油,要么你答应你女儿给我儿子。在那之后,你的女儿将成为我萧家的儿媳妇。它非常受欢迎而且很辣。“怎么了?”

曾洪菊斜靠在一边。“但是我的家庭只有12岁。”

“别担心,别担心,等到你女儿18岁,然后进门。”

孟大成把曾洪菊拉了起来。“你真是个灾难,姓肖的。你不能对我的家人有丝毫企图。即使你让我死,我也不能让我女儿跳进火坑。”

第二天早上,洪福镇非常热闹。警报器110的声音响彻天空。人们忘记了头顶的烈日,踩在了炎热柔软的柏油路周围无数的脚印上。一些人笑着看笑话,而另一些人哭着喊着不公正。

肖振华骄傲地坐在警车里,给几名穿制服的警察递烟递水。孟大成把自己铐在后面的车厢里。曾洪菊和孟伟、蒙帅一起跑步。“爸爸,你在监狱里。我们该怎么办?谁在乎我们家的生死……他爸爸真的错了。”

“爸爸,爸爸...你让我爸爸走了。我爸爸不是坏人。”孟伟跟着车很久了。她停止哭泣和喘息,直到她看不见拐角处的警车。

孟大成饿了两天,蜷缩在地上,眼睛冒着星星,他的脑海里不时浮现懂事乖巧的女儿和儿子,他努力振作起来,坐了起来,伸手吃饭。

第三天,肖振华来了,孟大成吃了四五个馒头后窒息而死,接受了调解。

警察说:“既然受害者的家人同意原谅你,你将有机会出狱。至于双方的谈判要求,我们本着不违法的原则支持受害者。”

孟大成从嘴里挤出几个字:“我...同意你的要求。”

孟大成知道,作为他家庭的支柱,如果他进了监狱,他的家庭就会被拆散。

孟晓在洪福镇几乎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。

他厌倦了学习和逃课,傲慢自大。15岁时,他已经是街上一个混球的头儿了。他带着几个弟弟在路上拦截小学生,并在书包里寻找零花钱。因为他的父亲有一个铁饭碗,他的母亲卖杀虫剂,每次遇到麻烦后都要收拾残局,所以附近的狗看到他时不得不绕道而行。

当我们周围的人看到孟伟时,都幸灾乐祸:“嘿,这不是孟晓的小媳妇吗?如果看起来不错就不一样了。它太小了,人们已经结婚了。”

"牛屎滩上种了一朵花!"

“那总比被困在你的鸟粪、鸡粪里要好。牛粪太肥了。”

“你岳父肖振华今天从市场上又拿了两只兔子,没有给你家抓到一只。你父母真幸运。你在哪里能找到这么好的姻亲?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孟伟低着头,一言不发地咬着嘴唇。她已经从母亲喋喋不休的嘴里看出,父亲脸上满是悲伤的表情,谣言并非毫无根据。父亲在监狱呆了三天后被释放了。那一定是应肖的要求。

一个月后,孟伟和蒙帅经过农药商店,远远地看见一个头上戴着白纱的女人坐在门口。她脸上的皮肤看起来像一层新的红色,她认不出是谁了。

孟晓带着几个油中有油气的年轻人,拦住了孟伟的去路。

“兄弟们,你们知道这是谁吗?”孟晓指着孟伟。

几个青少年都低头喊道:“好嫂子,以后请多保重。”

“保持嘴巴干净。”孟伟把弟弟带到一边,几个人毫不犹豫地聚集到他身边。

“我说孟伟,不要这么尖刻,你永远不会有好果子吃。”孟晓指着门口的女人说,“那是我妈妈和你岳母。她变成那样时,你父母伤害了她。你应该认识你过去的岳母吗?”

孟伟从裤兜里拿出一把羊刀,用来削铅笔。她打开刀子说:“再来这里,让我们一起死吧。”

蒙帅被紧紧地保护在身后,她握刀的手特别硬,她鼓鼓的手背上青筋毕露。

“嘿,算了。真了不起!给你嫂子让路。”

“孩子,以后欺负你的人会举报你姐夫和我的名字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孟伟哭着跑在前面,而蒙帅哭着跟在他后面。

孟晓仍然肆无忌惮地纠缠孟大成喊“岳父”,孟大成拿起他的东西追了上去。

孟伟变得越来越安静了。他总是板着脸,不笑。每天做完农活后,他都要把书堆起来。当她在接下来的暑假收到通知时,该县的两所重点学校已经上线。另一所普通学校了解到她的优异成绩,并表示她不会接受学费作为奖励。孟伟选择了后者。

上半年,孟伟没有回家。当他的生活费不足时,他帮助上校门口的小卖部清点货物,并为室友跑腿。孟大成来过一次学校,他的父女也在三言两语中。孟伟没有提到他的母亲,只提到了他的弟弟。

她心中有一个想法,如果她再大一点,她可以离家出走,靠自己赚钱。她会离开很远,再也不会回来。

曾洪菊已经平静了一段时间。每天做完家务和农活后,他在家无所事事。他于之剥了两次皮,戴了一副大太阳镜,戴了一条大花丝巾,像其他人一样出去参观房子。

不久,于和给曾洪菊打电话打牌,她也跟着打了。

于和的前任热情地称曾洪菊为“亲家”。起初,曾洪菊没有答应好。他觉得这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。于和给她打了很多次电话,她接了。两人之间的熟悉程度与真正的姻亲相似。

孟大成责备曾洪菊:“羞耻,不是羞耻,而是骄傲!你伤害了我们的女儿。”

曾洪菊像泼妇一样咒骂:“如果你有很好的技能,你应该赚更多的钱回来。不要让全家人从一顿饭到另一顿饭。我这辈子遭受了很多痛苦。那些嫁给盲人和瘸子的人比我富裕。”

孟大成每天早出晚归。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和她争论,就和她一起去了。

曾洪菊再次成为卡馆的常客,他的运气越来越差。用她的话来说,他没有钱也没有信心,所以他不能放弃打牌,如果他不输的话去哪里。

那年寒假,孟伟来到了生理期。晚上,他迷惑不解地问曾洪菊,但不敢问。他弄脏了被子。她早上用冷水把双手洗得通红。

曾洪菊忍不住说道,“我要死了。你为什么不提前准备一下呢?我的橱柜里没有。你在干什么?”

当孟伟去商店买一瓶酱油时,他听到曾洪菊和何羽小声说话。孟伟走开了,他们笑了又笑。何羽说:“你的女儿已经成年,她可以和我家的孟晓在一起了。”

“那不行,说18岁,也要让她读完高中。不要这么早就来找我女儿。迟早会是你的家人,你将无法飞离洪福镇。”曾洪菊说。

除了集市日,于和的农药商店都关门了。孟伟放假后,曾洪菊请孟伟带他去商店。

“我不会去的。我还没有读完我借的书。我想去找你。”

“你这孩子,今后店里也不会是你和孟晓了,这里几个和你几乎同龄的人都在广东打工赚钱,你一定要心满意足。女孩们读这么多书干什么?此外,你18岁就要结婚了。不要责怪你的父母。如果你责备自己,你就责备自己的糟糕生活。”

于和也加入了劝说,“你的家庭是农村家庭,我的家庭无论如何是城镇家庭。如果你嫁入我的家庭,你的生活仍然会很糟糕。只是等着看你是否能享受你的幸福。农药瓶上的字可以识别。只是不要给我找错钱。”

为了让他们闭嘴,孟伟拿了一本书,在农药店坐下。熏鼻子的刺鼻气味让她头痛。她找到两堆卫生纸,塞在鼻孔里。过了一会儿,她会跑到路边的树上呼吸。

假期真烦人。

肖振华仍在收取保护费。我听说他因为抢夺土地意外杀死了一个农民家庭的老人。经过两个月的飞行,他支付了一笔和平费,仍然自豪地生活在洪福镇。

孟伟呆在农药商店,孟晓毫不费力地去那里钻了钻。

一天晚上,雷电交加,下了一场大雨。孟伟拿着一本书,想等到雨少了。孟晓在内部仓库打电话给她。

“孟薇,过来清空这个地方。雨水稍后会泛滥。”

孟伟没有搭理,但孟晓仍然在那里。孟伟皱着眉头走进去。他一进仓库大门,孟晓就抓住孟伟,把他拖了进去。

“请再等两年。”孟伟为自己辩护。

“反正迟早是我的。放开我,我会对你好的。”

“求求你,放

湖北快三投注 山西十一选五 极速快三